原保定军校校长曲同丰在日租界遇刺

当前位置:亚搏手机版APP下载 > 亚搏手机版APP下载 > 原保定军校校长曲同丰在日租界遇刺
作者: 亚搏手机版APP下载|来源: http://www.todaymanila.net|栏目:亚搏手机版APP下载

文章关键词:亚搏手机版APP下载,风霜入曙钟

  编者按:本文原载于《中老年时报》2020年2月24日第8版副刊,原标题《曲同丰住在日租界》发表时有删节,本次全文发表。

  曲同丰,字伟卿(青),山东黄县(今属烟台)人,皖系军阀将领。他曾做过北洋水师的水手,又入读天津武备学堂成为段祺瑞的学生,后考取清政府官派留日学生资格,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曾任北洋招抚使、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第三任)、边防军第一师师长等职,偶尔会被后世史家归为皖系“四大金刚“之一。这位精通军事学而又性格笃厚的民国陆军上将,也曾在天津历史上留下雁痕。

  天津被称作北洋的大后台,众多军阀政客在天津置产生息,曲同丰也是其中一员。与老师段祺瑞一样,曲同丰也住在旧日租界里,并且还参与过该租界的建设。日租界最晚命名的道路是小松街,即今天的热河路,曲同丰就住在这条路上。

  这里成巷较早,中国人住户占绝大多数,且道路狭窄短小,一直不为日租界当局重视,在日租界所有道路均得以命名的情况下,这条路依然以其毗邻交叉的大路暂时称为“小松岛街”等。1922年1月,日租界当局终于将其命名为“小松街”,据说是为了纪念早年承担租界地开发业务的东京建物株式会社社长小松林藏。而此时,曲宅已在此多年,家人们在这里正等待着因直皖战争战败被囚的曲同丰归来。三个月后,曲同丰获释,回到家,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条显著低于周围路面、无风一地土、下雨满街泥的小松街。这样的情况一直在困扰着住在这里的中国居民,实际上,就连当时的日侨民团也深知和承认,日租界内某些道路里巷因日人住户少、多为中国人聚居,当局便闲置不顾,导致修好的大路和这些小街巷形成极大反差。于是在这一年的九月,曲同丰代表小松街居民出面,向日租界建设当局提出彻底整修小松街路面,并垫付洋银814弗40仙作为工费。日租界当局遂将此工事承包给在津日侨老牌土木业者“万泰号”西原万太郎,西原在当年十月底至十一月中旬将这条长近230米、宽近6米的小路修整完毕。这样,小松街的居住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

  除了推进道路建设,曲同丰还于同年(1922年)出资,在北旭街新旅社后置地建房成巷,取名“同孚里”。据地名志记载,同孚里坐落于兴安路北段,分东西巷,西段自和平路至兴安路,东段自兴安路起,另一端不通行,巷内多为砖木结构二层楼房。

  日租界当局在修整该地块曙街(嫩江路)道路时,曲同丰还曾将道路范围内自有土地无偿提供,予以配合。2002年的城市改造中,同孚里在经历了整整八十年的风霜后被拆除。这些房屋在建成七年后的1929年,即归曲同丰后妻段怀清、二子世和、世杰三人共有,其原因正是当年发生在曲宅的一件惊天血案。

  下图:和平路北段旧照片(1939)。图中马路右侧二层楼与平房之间向右后方延伸之里巷即同孚里。

  赋闲后,曲同丰在日界小松街家中居住,除了去相隔不远的段府寒暄,就是在家看书和研究药。他研究的是对治鸦片、吗啡、等成瘾的戒烟药,并卓有成效,取名“快乐戒烟药”。在那个年代,毒品泛滥,为害甚烈,曲先妻曾因身体不好染上烟瘾,后戒毒不当,身体虚弱染病去世;曲同丰研究戒烟药,大概也是为了怀念先妻。成药以曼陀罗为主剂,经当时市卫生局化验调整各味剂量,批准注册,并在东马路有诚堂药房销售。

  但是,仅仅两个月后,1929年3月9日清晨,枪声划破了小松街的静谧。六名持枪暴徒闯入曲宅小院,杀伤仆役家人,闯进卧室,向曲同丰连开数枪而去。曲同丰之弟受丰急忙电请天津医院及东亚医院日医,但已回天乏术。曲宅为小松街2号,距离此处最近的巡捕在一街之隔的芙蓉街(河北路)松岛街(哈密道)口厚德福号门前,待巡捕赶到,暴徒早已不见踪影。曲同丰享年57岁。此案引发当时天津舆论大哗,寓居天津的军阀政客议论纷纷,公安局也一连多天发布通缉令,严拿刺客;但暴徒毕竟从自诩治安严格的日租界扬长而去,而且直至九十年后的今天,主谋尚不得而知。当年4月27日下午,曲同丰出殡,经松岛街芙蓉街南下,至黑牛城,暂厝于山东义园。1935年,数十名保定军校校友筹款,在北平西郊石居选取一块地,终于将曲同丰安葬。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